大连交通事故律师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网站留言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陈大松等与胡宏杰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 >

陈大松等与胡宏杰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

时间:2014-11-08来源:大连交通事故律师网 作者: 张律师点击:
陈大松等与胡宏杰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


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滁民一终字第009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大松。
  委托代理人:尚家贵,安徽远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
  负责人:曾庆松,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华锋,安徽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宏杰。
  委托代理人:刘进,安徽天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又汉。
  委托代理人:王忠梅,安徽省定远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滁州市庆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孝传,该公司经理。
  上诉人陈大松、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滁州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胡宏杰、黄又汉、滁州市庆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军汽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定远县人民法院(2014)定民一初字第007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大松及其委托代理人尚家贵、上诉人人保滁州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华锋、被上诉人胡宏杰及其委托代理人刘进、被上诉人黄又汉的委托代理人王忠梅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庆军汽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4月10日15时,胡宏杰无证驾驶无牌大型拖拉机牵引车沿定远县藕塘镇大徐村水泥路由东向西行驶,行至大徐村陈户组黄又汉家门口处,因避让黄又汉驾驶的逆向停在道路北侧路面装载稻谷的皖M×××××号牌重型厢式货车,挂到往皖M×××××号牌货车上装载稻谷的输送机(当时输送机横在道路上侵占道路)倒下的输送机砸到行人陈大松,事故造成陈大松受伤。定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事故认定书认定:胡宏杰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黄又汉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陈大松无责任。陈大松受伤后,首先到定远县总医院抢救,支付医药费2163.01元。随后,到滁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该院诊断为“L1-L4腰椎右横突骨折、腰部血肿;两肺挫伤;闭合性颅脑损伤、左侧颜面部软组织损伤;左下唇软组织挫裂伤”等。陈大松住院126天,期间,该院为其行“腰部血肿清除术”。陈大松支付医药费26422.40元。出院医嘱“休息4周”等。事故处理中,定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委托安徽金盾司法鉴定所对陈大松的伤残程度和丧失劳动能力程度进行了鉴定,该所于2013年12月12日出具了鉴定意见书,结论为:陈大松腰1-4椎体右横突骨折,畸形愈合致腰部活动度丧失10%的伤残等级为X(十)级。陈大松的丧失劳动能力程度为:部分丧失劳动能力。鉴定费1600元。陈大松长期在定远县藕塘镇居住生活,从事生猪屠宰,在藕塘农贸市场内租摊位出售猪肉。陈大松有一子陈瑞。陈瑞另有一抚养人即其母亲。
  胡宏杰驾驶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及其他险种。黄又汉驾驶的车辆挂靠在庆军汽运公司名下经营,该车辆在人保滁州分公司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和一份不计免赔保险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胡宏杰驾驶车辆挂到黄又汉逆向停在路边的车辆上装载稻谷的输送机,输送机倒下,致陈大松受伤。对定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责任认定予以采信。胡宏杰和黄又汉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可按7:3的比例承担。由于黄又汉驾驶的车辆挂靠在庆军汽运公司名下经营,该车辆在人保滁州分公司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和一份不计免赔保险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故人保滁州分公司应当依法在事故车辆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优先直接向陈大松进行赔偿。人保滁州分公司称本起事故造成人员受伤是胡宏杰驾车辆撞倒输送机导致陈大松受伤,不是被保险车辆造成的,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其公司不应承担责任。由于本起事故发生时,黄又汉的车辆逆向停在路边装载稻谷,其时输送机与该车辆联成整体使用,侵占了道路,胡宏杰为了避让以致发生交通事故,故对于本起交通事故,人保滁州分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由于机动车必须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交强险)是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胡宏杰驾驶的车辆未按照相关规定投保交强险,不履行法定义务。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应当予以支持,故对于陈大松的损失,胡宏杰也应当在其应当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而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应当予以支持。保险公司可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此外,由于定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委托的对陈大松进行伤残鉴定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具备相应的鉴定资质,并不存在程序严重违法的情形,且对于得出鉴定结论不存在明显依据不足的问题,对方当事人没有证据足以反驳,故安徽金盾司法鉴定所对陈大松的伤残等级等作出的鉴定结论,予以采信。人保滁州分公司申请对陈大松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不予准许。
  对于陈大松要求的可获得赔偿的项目及具体数额依法核定如下:
  1、医药费3585元(总计28585元,扣除胡宏杰已付10000元,黄又汉已付15000元,仅主张3585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20元/天×126天=2520元;3、营养费30元/天×126天=3780元;4、护理费90元/天×126天=11340元;5、误工费97.50元/天×154天=15015元;6、交通费1500元;7、残疾赔偿金50235.50元(残疾赔偿金46228元+陈瑞生活费4007.50元);8、鉴定费1600元;9、精神损害赔偿金8000元。以上共计97575.50元,由人保滁州分公司首先在交强险之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医疗费(3585+2520+3780)元=9885元,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11340+15015+1500+50235.50+8000)元=86090.50元。人保滁州分公司可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此外,由人保滁州分公司还应当赔偿鉴定费800元,胡宏杰赔偿鉴定费800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赔偿原告陈大松各项损失计96775.5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被告胡宏杰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800元;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2元,减半收取1501元,由原告负担381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胡宏杰各负担555元。
  陈大松上诉称:1、其出院医嘱休息28天不符合客观实际,休息应计算致定残前一日,农贸市场综合服务部证明其每天收入160元,应按此标准计算误工损失;2、其住院第一个月的伤情需两人护理,原审未支持两人护理费不当;3、其实际产生交通费3287.50元,原审酌定1500元偏低;4、陈瑞在藕塘街道幼儿园上学,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人保滁州分公司答辩称:1、误工时间有相应医嘱,陈大松要求计算致定残前一日,不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陈大松虽提供了农贸市场证明,但该证明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农贸市场管理部对个人收入不可能知情;2、陈大松要求住院期间按照两人护理,无相应司法鉴定报告及医嘱;3、陈大松一审未提供合法关联性证据,无法证明实际发生交通费用,原判酌定1500元,其公司认为认定较高;4、陈瑞属于农业家庭户口,虽在街道幼儿园上学,但这与在小学、初中的就学有差别,陈大松虽主张陈瑞今后有可能在街道上小学,也仅仅是推测。综上,请求驳回陈大松的上诉。
  胡宏杰答辩称:同人保滁州分公司的答辩意见。
  黄又汉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人保滁州分公司上诉称:1、陈大松受伤不是其公司承保的车辆所致,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2、即使其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也应当与胡宏杰在交强险限额内均摊,原审未判决胡宏杰所驾驶的机动车在交强险内承担责任明显不当;3、原审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证据不足,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4、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确定偏高。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陈大松答辩称:1、黄又汉负事故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原审判决人保滁州分公司在交强险内全部承担赔偿责任,对胡宏杰应承担部分由人保滁州分公司追偿,符合相关法律规定;3、原审确定精神抚慰金数额合理合法;4、其在城镇从事生猪屠宰,且居住在屠宰公司,有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等证明佐证,所以原判按照城镇标准赔偿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人保滁州分公司的上诉。
  胡宏杰答辩称:1、陈大松受伤属人保滁州分公司保险赔偿范围;2、原审未判决其在交强险内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3、原审判决陈大松相关损失符合法律规定。请求驳回人保滁州分公司的上诉。
  黄又汉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庆军汽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本案的审理,应视为其放弃了质证、抗辩等诉讼权利,对此产生的不利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
  二审庭审中,陈大松提供如下证据:1、藕塘屠宰场证明一份;2、藕塘农贸市场综合服务部证明一份;3、村委会证明一份。用于证明:其持续误工。4、藕塘小学证明一份,用于证明:被抚养人生活费应当按城镇标准计算。
  人保滁州分公司的质证意见:1、对三份关于持续误工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不认可,持续误工应由医学专业部门出具意见,上述三份证据不能证明陈大松持续误工是否是因伤导致;2、对于就学证明,仅能证实陈瑞曾经在该校就读,但就读期限并未能证明。
  胡宏杰的质证意见:同人保滁州分公司的质证意见。
  黄又汉的质证意见:对四份证据无异议。
  经双方举证、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意见:1、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应根据受害人的伤情合理确定休息期间,一般根据出院医嘱或鉴定意见进行确定,陈大松提供的误工证明与医嘱不一致,难以确定其误工和伤情之间的关联性,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2、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以扶养人的身份状况确定,陈大松提供的就学证明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联性。故本院对于陈大松所举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确认。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所举其他证据与一审相同,相对方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本院认证意见也与一审相同。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综合各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1、人保滁州分公司应否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2、原审确定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是否适当;3、原审确定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是否适当。
  关于争议焦点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起事故发生后,经公安机关认定,胡宏杰负主要责任,黄又汉负次要责任,陈大松无责任。而胡宏杰驾驶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及其他险种,黄又汉驾驶的车辆在人保滁州分公司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和一份不计免赔保险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据此,原审判决人保滁州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承担赔偿责任,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人保滁州分公司关于其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或者应与胡宏杰在交强险限额内均摊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残疾赔偿金的性质是指因残疾而导致收入减少或者生活来源丧失给予的财产损害性质的赔偿,对于受害人原系农村居民,举证证明其于受害前已连续在城镇居住、生活满一年以上且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的,可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本案中,陈大松的户籍性质虽为农业,但其向法庭提交的村委会、派出所、藕塘屠宰场出具的证明以及藕塘综合市场服务部出具的证明能够证实,自2011年起陈大松在定远县藕塘屠宰场居住,并在农贸市内租赁摊位卖猪肉,至事故发生时已连续居住、生活满一年以上,且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据此,陈大松的残疾赔偿金可按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计算。陈大松在事故中受伤,且无事故责任,经鉴定构成十级伤残,原审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在法律规定的幅度范围内。人保滁州分公司关于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偏高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陈大松虽提供证据用于证明其出院后持续误工,但无证据证明其持续误工与其伤情间的关联性,本案在案证据能够证实,陈大松受伤后住院治疗126天,出院医嘱休息4周,原审据此确定其误工期限正确。藕塘综合市场服务部出具的证明能够证实陈大松所从事的职业,但关于每天收入160元的内容未能考虑其从事经营的职业特点,不具有客观性,不能以此认定陈大松的收入状况,原审依据居民服务业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误工损失符合法律规定。陈大松关于其误工费应计算致定残前一日并以160元/天标准计算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陈大松住院期间并无医嘱需两人护理,故其关于住院前30天应按两人护理计算护理的上诉主张无事故依据,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陈大松虽提供相关交通费票据,但票据内容与其及必要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的时间、人数、次数不相符合,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审酌情确定交通费1500元适当。陈大松关于原审酌定1500元交通费偏低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以扶养人的身份及收入来源状况确定。陈大松虽为农业户口,但其于事故发生前在城镇已居住满一年以上,且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城镇而非农业性收入,据此,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标准计算。陈瑞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为11399.50元(16285元/人·年÷2人×(18-4)年×10%]。陈大松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的上诉主张能够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原审关于陈大松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其他损失项目和数额的确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但原审对于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计算错误,导致判决不当,本院予以纠正。陈大松因本起事故造成的损失共计104967.50元(医药费35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20元、营养费3780元、护理费11340元、误工费15015元、交通费1500元、残疾赔偿金4622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1399.50元、鉴定费16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8000元)。由人保滁州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03367.50元,并负担鉴定费800元,共计赔偿104157.50元;由胡宏杰负担鉴定费800元。原审关于当事人承担赔偿责任比例的认定,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定远县人民法院(2014)定民一初字第00744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即“被告胡宏杰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800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安徽省定远县人民法院(2014)定民一初字第00744号第一项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赔偿陈大松各项损失共计104157.5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原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768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分公司负担300元,陈大松负担46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高怀虎
代理审判员  苏春琴
代理审判员  刘 勇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周 杨 TAG:

查看[陈大松等与胡宏杰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上诉案]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相关文章
    {[csc:pagekeylist 1591 10 30 (
  • ,
  • )]}